霸气侧漏的老韩韩韩韩韩

01 Mar.

【叶修中心】漫无止境的意外之外

悠悠堇:

        这篇修改了一下写成了短篇。


 


 


 


        新来的部门经理长了一张和总经理一样的脸,从各种意义上说明了一个问题。不过,其实在部门经理进入部门工作之前就已经有不少人认识他了。


        因为部门经理曾经是个名人。


        其实部门经理在大众面前露脸之前公司里就有人曾意淫过当时名字和总经理一样的部门经理之所以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是因为他就是这所公司的总经理叶秋。他们总经理其实是个白天正常上班晚上会变身成超人……哦不,职业选手的大红人。


        当然,那只是茶余饭后的笑谈。


        所以,当部门经理在四年前真的公开露面后,几个关注电子竞技的员工差点把手里拿的智能机给吞进肚子里。


        因为部门经理当真和总经理长得一模一样。


        这直接导致那段时间员工们看总经理的眼神都不一样。


        羞涩中带着试探,不可置信中又带着点崇拜。


        这是一个在白天和夜晚的缝隙中守着秘密穿越轮回之间的男子啊——


        当然这一切只是某些不切实际的东瀛动漫看多了的员工们的妄想。


        据可靠小道消息称,那位电竞圈大神其实是总经理那离家出走的哥哥。


        呵,没劲。


        于是八卦群众们散了。


        没有人能够想到,那位疑似总经理分身的男子,竟在四年后成为了他们的同事。


        以至于每个部门每天前来围观他的员工都能拉个一长溜,从部门办公室门口到保洁阿姨的小隔间。


        还有些拿着签名板和油性笔来的。


        对此,总经理很生气。


        特地跑到基层来视察,脸色黝黑如墨,员工们大气不敢喘一下。


        “你看看你这张脸,跟个讨债的似的,看把大家一个个吓得。”部门经理拉住旁边战战兢兢的小助理,“你说总经理这算不算仗势欺人?”


        “我我我我我我我……QAQ”我想回家。小助理两手捏着个文件夹挡住自己半张脸,觉得自己可怜极了,要说这总经理吧,平时还是挺和蔼可亲的,怎么一碰上这部门经理就跟要炸了似的呢?


        “我仗势欺人?”总经理冷笑一声,“我就仗势欺人了怎么样。”


        总经理从身后掏出了个家伙,小助理吓得一跳一跳的,正在纠结自己要不要以身护主,可是他妈妈还在等他回家吃饭呀QAQ


        砰地一声,只见总经理把一个保温瓶重重拍在了部门经理的桌上,横声横气地命令道:“喝掉。”


        然后就走掉了。


        小助理手中的文件夹还没来得及放下,一愣一愣的,倒是部门经理的反应比较快,笑呵呵地打开了保温杯,保温杯里传来一阵温润的香气。


        小助理闻出来了,炖雪梨,润肺的。


 


 


 


        叶修看完最后一份文件的时候紫红色的天空已经快完全暗下来,他喝了口凉掉的绿茶,拿起包走出办公室。


        叶秋晚上有应酬,他就一个人回家。办公室里的人走得差不多,还留下的几个和他礼貌性地告别。


        叶修走出公司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对面广场挂着的横幅,是荣耀第十四赛季的宣传,上面还有上一赛季冠军兴欣成员的形象照。


        上一赛季,冠军兴欣,同年队长苏沐橙退役。


        她在宣布退役时说:“暌违三年,兴欣终于再次拿到了冠军。我想,我终于没有辜负前任队长对我的期待。”


        当时看到报道的叶修,笑得有些无奈,还有些宠爱。


        你早就超出我的期待了沐橙。


        这句话一直没机会告诉她。


        退役后的苏沐橙继续待在兴欣作指导,新的队长由乔一帆担任,荣耀中的最高等级进阶到八十级。


        一切都改变了,理所当然。


 


 


 


        “过几天跟我去H市,大案子。”叶秋在饭桌上跟叶修咬耳朵。


        “说了多少次了,饭桌上不要讲话。”坐在主位的叶父皱着眉头朝两兄弟这边看来,两人立刻正襟危坐。


        现在的叶父很少再大动肝火或者棍棒教育,叶秋和叶修渐渐处在了和他相等的平面,但两人还是像小的时候一样,对叶父的话有种下意识地听命,已经早就养成了习惯。比如十几年后才回家的叶修听到叶父的一句“给我站直了”,还是会蹭地一下就挺直脊背,跟条件反射是差不多的道理。


        十几年的叛逆,在一句“给我站直了”后土崩瓦解。


        四年前,叶修在世邀赛结束回家之后叶父先是动用关系让叶修去LA学了几年管理学经济学金融之类,之后才让他回国在公司里任了个不大的职位。


        算起来,叶修也很久没和职业圈里的那些人有过交集了。


        除了苏沐橙,叶修每年过年都会让她到自己家来。


        而兴欣的其他人,这几年也只见过寥寥数次。


        大家都很忙。


        当人生步入不同的领域之后,才发现要见上一面还真挺困难的。


        前几年叶修在国外,今年倒是在国内了,工作不繁重也不轻松,朝九晚五,看起来挺滋润的,但还真扯不出时间去做点私事。


        难得被弟弟带着出差去H市,顺道去看看兴欣那帮孩子也不过分吧。


        第二天站在十字路口的叶修伸手挡了挡头顶的大太阳。


        九月的阳光还是很毒,今天是星期天,刚结束第十四赛季的第二场常规赛。如今的兴欣早就不再从网吧里出没,要是现在还如此的话,兴欣网吧每天大概都要发生大规模踩踏事件。


        这个时候大家应该在上林苑一边复盘一边唠嗑才对,叶修看了眼腕表。


        “叶修前辈。”


        身后传来了陌生却又莫名熟悉的声音,叶修回头看过去,逆光的少年熠熠生辉,红白色的队服穿在身上朝气蓬勃。


        “哦。”叶修笑了一下,“好久不见,你长高了啊。”


        不得不说,叶修从来都不介意说些老套的开场白。


 


 


 


        计划跟不上变化。


        总之叶修跟着邱非走进了新嘉世的大楼。


        比起原本的嘉世小了不少,比起最开始的新嘉世又大了不少。


        这几年的新嘉世越来越成熟,在上两个赛季进入了季后赛,却先后惜败微草和兴欣。


        总之要感慨起来,也的确是有够感慨的。


        跟原本的嘉世一样,新嘉世的队员宿舍在第七层。


        叶修坐在邱非的床上,看着邱非帮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


        “最近怎么样?”


        叶修和别人说话永远是怎么实在怎么来,不过也挺俗的就是了。


        “挺好。”邱非把水杯递给叶修,顿了一下,“前辈看了吗?”


        “嗯?你说比赛?”叶修喝了口水,“有空会看。”


        邱非笑了一下,含蓄而内敛,却不再有很久以前的那种青稚。


        叶修也跟着笑起来:“邱非,你变帅了啊。”


        叶修很少跟人这么说话,但邱非对他而言的意义却大不一样,大概是因为他在这孩子身上浇注的心血虽不明说却是实实在在的浓厚丰沛。


        邱非呆滞了一下,被叶修捕捉到,就像那个成熟的外壳上破了个小洞,有一瞬间的松懈。


        不过说实话,邱非和以前相比,确实很大程度上改变了。


        原来的邱非虽然也比同龄人更为成熟,但是他又在某种意义上过于依赖叶修,甚至说,他的成熟也是依赖叶修的产物,因为那份成熟也是受教于叶修。


        他曾经最大的愿望是和叶修并肩作战,虽然没有实现。


        他曾经最仰慕的人就是叶修,现在也没有改变。


        改变的是,他曾经以同叶修比肩为中心地努力,现在以整个新嘉世为中心地跋涉。


        开始的时候非常困难。新嘉世是以嘉世训练营的年轻人为主体的战队,与那些有不少在职业圈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手存在的战队不同,他们的起步非常艰难。


        第十一赛季的常规赛对上有点实力的战队几乎没有胜场,电竞媒体也一致认为嘉世真的倒下了。就算有那么多人以叶修口中曾说的“嘉世精神”作为论据,也无法改变嘉世越发困窘的处境。


        王朝重筑终究只是一个唯心主义的理想。


        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就连嘉世的忠实拥护者也曾经如此,即使口中喊着支持,心中却没有多少对胜利的期待。


        在这样不被期待的情况下,不知不觉中,嘉世却进入了季后赛。


        当嘉世第一次在常规赛中战胜中上游战队,被解读为幸运,第二次被解读为偶然,第三次是巧合,那第四次呢?


        人们不禁发现,在被轻视、不被看好、没人期待的道路上,新生的嘉世竟然已经变得那么强了。        


        而叶修却一直看在眼里。


        也能够知道邱非到底付出了多少,才一直走到了今天。


        “做得好。”


        叶修忽然拍了拍邱非的肩。


        邱非低下头,纤长的睫毛扇动了一下。


        他想象过无数次和叶修重逢的场景,渐渐地,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就好像他不再期待这件事。


        但是真的见到面他才发现,即使只是一个背影,他也能认出叶修。


        那是他曾经偷偷仰望过很久的背影。


        “前辈。”邱非的手插在口袋里,悄悄攥紧了口袋里的帐号卡,“要来一盘吗?”


        叶修笑:“你还记得第一次我们走竞技场,你几秒挂了?”


        邱非毫不迟疑:“37秒。”


        叶修点点头:“现在的你,37秒以内就能把我挂了,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来一盘吗?”


        邱非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的心脏忽然有点难受,像被一只潮湿的大手捏了一下。


        叶修已经退役四年了。


        直到这个时候,邱非才清楚地意识到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叶修见邱非沉默着不说话便站起身,和他对视。


        “加油啊,你很有前途,我很久以前就说过了。”


        类似老干部的年会问候一般,叶修又拍了拍邱非的肩膀。


        “前辈……”邱非这么叫道,忽然又戛然而止,复又叫道,“叶修。”


        “嗯?”


        叶修并不知道称谓的改变说明了什么,对此也不太在意。


        但是邱非自己却很明白。


        叶修,剥离开荣耀之后的叶修,也依然对他意义重大。


        “可以给我你的手机号码吗?”已经做了三年队长的邱非很少再有这么腼腆的时候,连耳尖都蹿红,“你现在应该有手机了吧?”


        “嗯。”叶修莞尔,把自己的手机号输到邱非的手机上。


        然后立刻收到了来电。


        “记得要存下我的号码,叶修。”邱非的眼神似乎有点变化,半明半昧,看不真切。


        “哦。”


        叶修点点头,在屏幕上输出邱非二字。


 


 


 


        邱非把叶修送下了楼,途中遇到不少嘉世的新选手,看到叶修之后都先是惊讶,然后忙不迭打招呼,还有不知所措的直接鞠了个大躬。


        等叶修走到门口的时候,和邱非道别。


        “我会给你打电话。”邱非的语气很肯定。


        “好,我等着。”


        叶修点点头跟他道别。


 


        只是叶修没想到自己随便走走还能碰见本以为永远不会在这个城市里遇见的人。


        黑超和修身衬衫,看上去完全没有五年前的沧桑颓靡,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意气风发。


        那个人也看到了他,稍微愣了一下,久久没能说话。


        像是矫情的法国文艺片,拖沓而冗长的沉默。


        叶修想,他大概并不想再和自己有任何交集。


        正准备和他擦肩而过,却突然被叫住:“一起……吃个饭吗?”


 


 


        嘉世背后的小饭馆还是那股熟悉的感觉,油腻却温暖。


        清汤上洒的葱花翠绿得很新鲜,叶修低头吃面,吃相优雅。


        他不是没有发现陶轩那一直凝视他的视线,只是发现了也没有什么所谓。


        “你原谅我了吗?”等到叶修开始用纸巾擦嘴,忽然听到陶轩这么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叶修终于抬眼看他,“你做错了什么吗?”


        陶轩哑然,过了一会儿才笑了起来:“你还真是一点没变。”


        “大方向上没变。”叶修道,“但谈不上一点没变。”


        “我该走了。”叶修站起身,“再见。”


        “再见。”


        陶轩看着那个背影消失在夏末秋初的阳光里,似乎还和那个十五岁的少年别无二致。


 


 


        原本打算去上林苑,叶修看了眼表,现在可能来不及了。


        生活总是充满意外。


        就像他前几年在LA留学,恰巧遇到来LA出差的吴雪峰。


        叶修有时候想起吴雪峰,想起的并不是他在场上与自己之间那种无需言明的默契和信任,不是有他在的时候自己在团队中的如鱼得水,也不是吴雪峰本人所拥有的对荣耀独到的见解和对场面犀利的判断。他想起的是十年前窄小阴暗的旅馆,单人房,盛夏,他的背部因为古旧的冷气无法运作而氤出细密的汗,吴雪峰在他的身后,用宽厚温凉的手掌,轻轻抚过他的脊背,拂过他兴奋焦灼的心脏。


        那个时候的叶修在上场之前总是很兴奋,与网游玩家档次完全不同的强大对手厮杀带给他的刺激和快感经常让他失眠。这个时候吴雪峰总是用成熟内敛的温柔包裹叶修年轻而躁动的心脏,像轻缓而不打扰人的风,让叶修在那样舒服的环境里安心纯粹地度过了最开始的三年。


        可是那次他们重逢,他看到的吴雪峰却不太一样。


        即使对他露出了一如往昔娇惯温柔的笑容,却还是有哪里不一样了。


        以前的吴雪峰对他说过:你有时候成熟到让人担心的程度,在我面前幼稚一点也没关系。


        但大概现在的吴雪峰却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就像他们短暂地相逢又分离。


 


 


        有时候看似走着一条相同的道路,但最终各自通向了不同的方向,有的还会再遇见,有的不会。


        就算再也不会遇见,也不用忘记曾经那么珍惜地走在同一条路上。


 


 


 


        叶修和叶秋坐在候机室里,叶秋问他,你去兴欣了没。


        叶修说,没。


        干嘛不去。


        遇上了点事。


        就算遇上了点事,你也可以去,大不了我先回去。


        不是出门前答应你这次一定跟着你回家吗?


        ……嗯。


 


        - end -


 


        我知道我肯定没写出我臆想的那种感觉。唉,悲伤。总之,坑的全部填完了。圆满了。


        统计了一下至今为止写过的字数:


        接下来想认真写篇长篇,有点意思的那种。凑到一百万最好啦。


        感谢相遇,就算迟早有一天大家都不在了,也仍心存感谢。

评论
热度(610)
  1. 呐_0809推荐存档 转载了此文字
    我就暗戳戳地来存一下。。谁让太太总是删文哼╭(╯^╰)╮明明一点都不蠢啊
“疯狂又理智,绝望又长情。”